秀站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很好信息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1111  请输入关键词  考核評估

小姑娘随云南蛊婆偷学放蛊术,引来数万条黑虫围攻人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28
摘要:小姑娘随云南蛊婆偷学放蛊术,引来数万条黑虫围攻人类 解放前,我爷爷在奉天(沈阳)做司机,无意中救了一个老道士,这老道士是自己修炼的,懂得不少邪门歪道,什么移魂、放蛊、走阴全都会,临走前给他留下了一本书《白婆子养蛊秘法》。 开始以为,这就是一本
小姑娘随云南蛊婆偷学放蛊术,引来数万条黑虫围攻人类

解放前,我爷爷在奉天(沈阳)做司机,无意中救了一个老道士,这老道士是自己修炼的,懂得不少邪门歪道,什么移魂、放蛊、走阴全都会,临走前给他留下了一本书《白婆子养蛊秘法》。

开始以为,这就是一本类似地毯上《易筋经》那种坑蒙拐骗的书,我们也没当一回事过,没想到后来拿出来试了试,才知道这上面记载的全是真的,而且险些酿成大祸。

那一天,我在一个老书架的旮旯里摸到了这本书,这是本焦黄发霉的古书,翻开一看,全是介绍养蛊这门传统技艺的教科书。

我当时年纪虽小,但是对下蛊的事情也听说过。今天看到这本书那心中自然激动无比。虽然我不信书中所写,但是拿来消遣也是不错。

以前看电视里演的蛊,都是什么大虫子啊蛇啊什么的。制作方法描述的也是简单易行,属于傻瓜操作法,无非就是把乱七八糟的虫子塞进一个罐子埋入土里,之后就等着了,最后那一条便是蛊。

其实,这个只是养蛊放蛊中最常见的一种。

蛊的种类很多,从效果总结来说,有损人利己的,有利人利己的,细说无非就是求财啊、去病啊、保平安啊,甚至是求子啊、壮阳之类都有。

害人的蛊也不少,总之种类繁多至极。比如治病的蛊,你治疗什么疾病就得下专用的蛊,下错了那是要出事的。

蛊的制作方法也很多,像电视里演的养虫子之类的叫养蛊,不少祈福类的蛊材料却不是活物,多用什么糯米、药材、石料之类,这些就叫造蛊。

蛊的用法也是千奇百怪,有给对方吃的,也有自己吃的;有需要按方位埋进土里的,也有供奉起来的。

供奉有供奉的套路,埋蛊也有规矩,几时埋,什么时辰取,方位以及周围的环境,都有严格的要求。错一步,轻则失败无效,重则起反效果。

相传造蛊养蛊之人多为女性,号称“蛊婆”,我估计主要是女人阴气重适合干这些,另外女人心细,不像男人那么马虎,比较不容易出差错吧。

蛊婆地位很高,和过去东北的萨满婆子类似。但是萨满多数靠舍己救人赢得族人的尊重,蛊婆则是多使族人畏惧。

我拿的这本书的作者,自称为白婆子。也不知道是姓白呢还是白族的,也有可能是长得白的婆子。这本书前面记载多是祈福去病、保平安的,后面开始记载着害人的邪蛊,真是五花八门。

我看了一会儿就扔回去了,一是看着里面写的有点恶心,再者我觉得这些写得神乎其技的手艺,实在不靠谱。即使靠谱我也没处弄那些药材和虫子去,我也没仇人,看看了解一下就行了。

过了几天,我闲得没事又去找那本书,可是它不见了。

那本书我本也没放心上,没了就没了。那会儿我堂姐在22中上学,为了近就住在了我家,周末才回自己家住。每到周末她回家之后,我就去她的房间,因为那有电视和录像机,我能在那接受青春期生理卫生教育。

那天是个星期五的晚上,我堂姐放学回了自己家,我吃过晚饭从同学家借了盘重口味的大片,看了一小时多点,觉得真有点恶心,就关了电视想找点别的事干。

那会儿我暗恋着我姐的一个同学,她们没事就互相通信,信中那大姐偶尔会提起我,我那天想拿出那些信来看,好自己美一会,便去开我堂姐的抽屉。可是抽屉打不开,居然锁了。

我挺纳闷,平时她从不锁的啊,我又着急想看那几封信,便用力地拉了几下抽屉,那个锁还是很结实,没拉动。我心想那就算了吧,躺床上看了会书就要睡觉。

正在我迷糊的时候,隐约看见墙上有什么东西在爬,睁眼一看是两条大蜈蚣。

那会儿,平房里出条虫子老鼠什么的是常事,我刚准备拿火钳子给这俩正法,却见从墙下面又有几条大蜈蚣蜿蜒而上。

平时虫子不少见,什么马陆啊、蚰蜒啊老有,可是正经的大蜈蚣,而且这么大个的蜈蚣,那是很罕见。

我看得眼都花了,一时间就没下手,想看看这帮家伙是打哪来的,要干啥啊?

就见这几条蜈蚣在雪白的墙上来回爬动,渐渐的开始往一起凑了。凑到一起便滚到了一起,有几只掉还到了我堂姐的写字台上,仍是咬个不停,我一看这不行啊,太恶心人了。

蜈蚣个太大,我有点不敢下手,就扯了脖子喊我爸。

我爸听说有大蜈蚣,就拿着敌敌畏的喷壶杀了过来,这敌敌畏现在使的人很少了。这玩意比什么雷达之类的杀虫剂好使得多,别说虫子,就是小老鼠,照脸上一喷,也得给撂了。

我爸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蜈蚣,估计也吓了一跳,二话没说,拿着喷壶照面就是半瓶。

这几个孙子也真彪悍,身中剧毒仍然死斗不休,过了得有半分钟,才全都死透。

我爸也纳闷,这房子是北房也不算潮啊,哪来这么多的蜈蚣?

我抬手指了指我堂姐的抽屉,我心里隐然觉得那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爸听我说蜈蚣是从抽屉里爬出来的,走过去就要拉。我说:“锁着那。”

我爸回身去厨房拿来了一把菜刀,伸进去把抽屉撬开,我赶紧凑过去朝里一看,差点把晚饭吐我爸一脚面。

里面横着放着一个小罐头瓶,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死蜈蚣,有整个的,也有残肢碎尸。看那样子,这帮家伙在里面已经干了半天小组赛了。

刚爬出来那几条是出线的16强,结果没分胜负,就被我爸一通的敌敌畏给送回老家了。

我爸问我:“是你小子干的,想着吓唬你姐?”

我说:“哪能啊。我打小就爱干净,玩什么都不玩虫子啊。你是我爸爸吗?这都不知道。”我爸和我都纳闷啊,这么恶心的东西,怎么也不会是我堂姐养的吧?

等到周日的晚上,我堂姐回到了我家,我便问她蜈蚣的事,我堂姐倒是不瞒我,说她在书架上看到了那本白婆子养蛊秘法,里面正好有这个蜈蚣蛊。

那时候,我奶奶为了治疗风湿,每周都要去北新桥的一家中药店去买蜈蚣。入药蜈蚣的质量也分三六九等,品相好的那不是说你有钱就能赶上的。

所以我堂姐就想按照那上面的方法,培育出几条蜈蚣王出来。

我一听,多悬啊,这要半夜把你咬了,死了都没人知道,太危险了,可别整这事了。

我爸知道了也是一顿臭批。

后来我堂姐还不死心,她的好奇心那是极盛的,没事拉着我试验了不少祈福的下蛊之法,估计也没起什么作用,因为依然走背字,她最后连大本都没考上。。

真正让她吸取教训的,是暑假发生的一件事。她家是通县的,我放了假就和她一起回家,在她家住几个礼拜。

有一天晚上,我在她的房间里看书,看到了7点多,就觉得腿上老痒痒。那本书有点意思,我就没理它,就拿脚去蹭腿。

可是一阵阵的老是痒痒,就像有小虫子在爬,我心里一哆嗦,就朝腿上看,原来是一只黑色的小飞虫,有芝麻粒大小,正在围着我腿飞。

我一把把那虫子拍死,接着看书。不一会腿又痒痒,我抬头一看,又有两只小黑虫在那飞。我就想去拿药喷一喷。

我穿了鞋走到客厅,跟我姐说:“嘿,你那屋里有蚊子,你喷点药去吧。”我姐一听就拿了药奔她那屋走去。

我扔了书坐在客厅,刚要看会电视,就听我姐在屋里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一听堂姐叫声,先是想难道进了飞贼了?或者是撞上什么脏东西了?也许是把暖瓶碰倒了?

赶紧就跑过去看。刚到门口就见我堂姐坐在地上抱着脑袋在哭,嘴里喊着:“虫子,虫子。”

我心说废话,没虫子喷什么药啊。

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一看,只见墙上密密麻麻爬着几十只黑色的小飞虫。

我赶紧把堂姐拉了起来,笑话她说:“大蜈蚣你都敢玩,这不就点小腻虫吗?”

我堂姐又指了指房顶。

我抬头一看,我的妈呀,太刺激了!

房顶的天花板上爬满了黑虫,怎么也得有几万只吧。它们爬满了房顶,有的没地儿了,被挤到了下面,掉在了床上和地上,刚才我腿上爬的那几只,就是掉下来的!

而且,还有一大批黑虫正从外面源源不断地飞过来,汇聚成黑虫大军。

最可怕的是,它们发现我之后,开始蠢蠢欲动,准备要对我发动攻击!

……

(未完)

【免费阅读完整故事,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lidayushu(长按可复制),回复数字 22。回复数字1?21,还有昆仑尸胎、鬼母、蛇妻、彭加木、妖狐等故事看哦!】

责任编辑:admin

频道精选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1234564 邮箱:345658036@qq.com
联系电话:010-56821 地址:宿州大厦B-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