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站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很好信息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1111  请输入关键词  考核評估

10年前我给喝醉酒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一生的痛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01
摘要:10年前我给喝醉酒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一生的痛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王小仙 | 禁止转载 2016年4月28日,飞机即将起飞,从杜塞尔多夫经传阿姆斯特丹飞北京,这是今年的第二次公差,身边坐着我最好的朋友以及合作伙伴,我从空姐手中接过一杯热
10年前我给喝醉酒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一生的痛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王小仙 | 禁止转载

2016年4月28日,飞机即将起飞,从杜塞尔多夫经传阿姆斯特丹飞北京,这是今年的第二次公差,身边坐着我最好的朋友以及合作伙伴,我从空姐手中接过一杯热茶安稳地靠在并不舒服的座椅上昏昏欲睡。

2006

“王璐涵!” 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大叫我的名字,当我揉了揉眼睛企图抱怨的时候,我惊呆了。眼前站着我的高中班主任,她怒气冲冲地对我说:“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趴在桌子上睡觉就算了,口水都流了一桌子,哪里像个女孩子的样子!站起来去后面清醒一下。”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双眼瞪得溜圆的样子,那么亲切那么熟悉,我慢吞吞地站起来笑着走到班级的最后,路过赵城的时候他顺手塞给我一颗阿尔卑斯奶糖。

我站在了班级的最后一排,听着杨倩滔滔不绝地带领着全班复习如何辨证地看待一件事通过量的积累实现质的飞跃,右手轻轻一挤奶糖的包装纸装作打哈欠就顺势将奶糖送到了嘴里。随之而来的就是那种熟悉的味道,奶香四溢甜而不腻,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我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王璐涵,你能不能严肃点,你笑什么呢,有没有认真听我说什么?”

杨倩显然认为我正在神游,为此大大的不满。杨倩就是这个样子,平时很凶,批评我毫不留情,但是却从心里疼我。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清瘦甜美,长得很像蒋勤勤,结婚多年都没有孩子。我也是高中毕业之后才知道她心脏不好,所以一直无法生育。很多年后再见她时,她曾宠溺地梳理着我的头发像姐姐一样眼含泪水地对我说:“你这个倔强的孩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就在杨倩大声斥责我的时候,赵城转过头看我,我刚要开口就看到了他制止的眼神,我低下头装作自我反省,杨倩才继续开始讲课。赵城是我的男闺蜜,一个对我一直存心不良的男闺蜜,夏天的冰绿茶,冬天的热豆浆,每年生日的礼物都明目张胆地宣告着他的居心叵测,然而那时候的我一边肆意地享受着赵城的无微不至一边正跟自己的初恋冯军你侬我侬。

我站在班级的最后看着那一张张久未相见却无比熟悉的面孔,看着他们一个个奋笔疾书地记着笔记的时候,心里漾起一份丝丝的伤感。有些姑娘我知道她们之后的故事,了解她们不可避免的伤害,但是此刻的她们还是那时候的样子,单纯简单素面朝天。有些男生,我清楚地知道他们之后的职业,甚至叫得出他们孩子的名字。想到这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轻轻靠在墙上,内心跌宕起伏,我希望这个梦可以久一点,这样我就能见到他了。

下课铃声准时响起,杨倩拿起书对我说:“王璐涵,跟我去办公室。”

我耸了耸肩,跟着她走出教室,迎面而来就是准备来找我的冯军,他看到我尾随着杨倩便识趣地转头走开。

办公室里杨倩给了我一张单子,说:“今天下午的辩论会有一些领导要来,孟主任让你主持的时候别忘了介绍,中午就在礼堂把下午的流程对准一些,这次全校直播你上点心。”我颤颤巍巍地接过单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今天4月27号吗?”杨倩一脸迷茫地看着我说:“你说呢?”

“2006年4月27号吗?”我再次确认。杨倩显然觉得我的问题很脑残,说:“你不要总是把精力放在没有用的事情上,你和冯军的事我不说你也不要太过分,好好学习,这都高二了,明年就高考了,时间过的很快的…”

杨倩依旧在滔滔不绝地讲着些什么,但是我却完全听不到了。

我没有想到我的梦居然清楚地回到了这一天,回到了一个我人生的转折点。10年前的这一天我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而现在这个梦里他还活着,我想跟他说很多话,也许在这个梦里可以做到,我不要醒来。

我不顾杨倩的疑问跑到走廊上掏出小灵通(当时的一种廉价手机)努力地拨打着他的手机,然而就在我焦急地等待的时候,教导主任一把拿走我的小灵通说:“学校里不准拿手机,不知道吗?王璐涵你不要仗着老师们对你的喜欢就肆意妄为!”

“不是的,不是的,孟主任,我想给我爸打个电话,我想跟他说很重要的事,求求你,求求你,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我带着哭腔的哀求让孟主任丈二和尚摸不到头,她微微地皱眉,思考了一下说:“跟我去办公室打吧。”

我双手颤抖地接过手机,一次次拨打着爸爸的电话,无论如何就是无法接通,我开始忍不住地大哭……

2016

“喂,喂,亲爱的, 你怎么了?” 我被身边朋友的呼唤叫醒,一摸脸全是泪水,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巾,我尴尬地笑笑说:“没事,梦到老王了。”她摸摸我的头,什么也没说。

10年前老王在一次意外抢劫中死亡,发现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有余温,但是心脏已经永远地停跳了。据说死亡时间是凌晨,而我们的最后一通话是午夜10点半,电话里我抱怨他又在外面喝酒,他不停地道歉跟我说:“闺女,我马上回家,马上哈!”

而我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再这样喝大酒,早晚喝死!”

结果就在这个简短通话的2个小时之后他真的走了,手里死死握住手机。抢劫的人不知道他是个残疾人,因为不肯交出手机一拳打在他鼻梁处,他一时失去重心后脑着地脑淤血去世,他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抢我的手机,我闺女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10年来我一直没有办法原谅很多人,然而最不能原谅的却是自己,我没来得及告诉他我有多爱他,没来得及对他说一声抱歉。很多人开导我说人生总会有一个节点,把我失去的还给我,没有人会一直苦下去,但是我却没办法说出口自己内心最深的绝望是无法原谅的自己。

我的头轻轻地靠在朋友的肩膀上,喃喃自语地说:“你说,他是一直看着我吗?”

朋友摸摸我的头说:“不是的,他已经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重新开始,也许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开始了新的生活,新的生命。他不在了,你要勇敢点,知道吗?”

我开始沉浸在回忆里,如果我能回去我要告诉老王我很爱他,很想他,哪怕他瘫在床上,我也会一直照顾他,只要他活着。如果我能回去,我会告诉冯军这一刻的我们是最美好的我们,虽然之后的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但是谢谢他给我一份曾经无比美好的回忆。如果我能回去,我再也不会装傻,不会让赵城等我12年,我会在最开始的一刻告诉他“对不起,我真的不喜欢你。”如果我能回去我要告诉那些之后在感情路上屡屡失败的朋友,放弃那些不值得的感情吧,珍惜自己。可是很可惜,当我回望往事时候看懂的道理和事情都是枉然的。

也许我累了,又开始迷迷糊糊地瞌睡。

2006

电话的铃声把我吵醒,我一睁开眼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床尾架子上摆满了毛绒玩具,座机电话的来电显示是我到现在都能倒背如流的11位手机号,我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那熟悉的声音:“闺女,我马上回家,马上哈!”

“爸!爸!你听我说,你不要乱动,站在原地,如果有人问你要钱要手机,要什么你给他什么,我马上过去,求你啦!”我不等那边回答,拖上拖鞋披上外套就跑了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激动地说:“师傅,天丰!天丰大厦!”

这四个字是我人生的禁忌,很多年来我都不去那个地方,因为老王死在那,出租车在街上行驶的同时,我不停地拨打着刚才还畅通的手机,我心里盘算着当年的死亡时间是凌晨,那么我现在赶过去一定来得及。

出租车停下,我扔下钱就开始四处寻找,在一处平台上我看到了躺着的老王,我赶紧拨打120,一边哭着叫他们快点来,一边抱着已经神志不清的老王,说:“爸!你醒醒,我来了,坚持住,一定要活着,你说过要看我站在舞台上,像王小丫一样,你说过要看着我结婚,看着我的孩子长大,你要勇敢呀!”

突然他的左手拉住我,面容安详地看着我笑,他说:“闺女,我不需要勇敢,我要去的那个地方不需要勇敢,倒是你,勇敢些,爸爸陪你的这一路到头了,我走了,没有遗憾,这一生就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遗憾,只是想告诉你一定要勇敢。”

他笑着看着我,拉着我的手,眼神宠溺,“我的闺女呀,让我走的安心些,洒脱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爱,爸爸永远不会怪你,因为我对你只有爱。”

慢慢他的手开始冰冷,他的身体变得沉重,直到他失去最后一丝呼吸,救护车也没有到。我没有眼泪,丧失了言语,即使在梦里,我都没能留住他。

2016

“各位尊敬的旅客感谢您乘坐…” 机长的到站广播让我再次从梦里醒来,2016年4月28日,当飞机顺利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我的父亲离开我整整10年。这10年来无数个夜晚我期盼着能在梦里和他相见,却又怕梦醒来再次经历那种失去一切的伤痛。终于在他离开的第10个年头,我开始明白,这一生我和他的父女缘分已尽,而我的路终究是要走下去的,带着他的爱和血液。

他的存在就像我身边的一颗星,我一直沿着他的轨迹生活,即便此时他陨落了,他的星轨从未因此消失,我在他的影响下继续生活,前进,也许这个梦是这10年的完结,让我终于学着放下,学着接受,学着明白,一个人他走了便是走了,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即使生命中有那么多的不舍和遗憾,过往终究是过往。感谢那些过往,铭记那些经历,珍惜那些美好,勇敢地前行,带着爱,带着信念不再纠结在遗憾中弥足深陷。(原标题:最后的礼物)

编者注:本文为#梦#主题征文作品。

没过瘾?安卓到各大应用市场,iPhone到app store,搜【每天读点故事】app,或加微信公号dudiangushi收看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骂人大全】粗口骂人大全 骂人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1234564 邮箱:345658036@qq.com
联系电话:010-56821 地址:宿州大厦B-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