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站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很好信息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1111  请输入关键词  考核評估

世间记:姐非邋遢鬼,姐是“乱室佳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20
摘要:世间记:姐非邋遢鬼,姐是“乱室佳人” 坊间有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女友套不住流氓,这日午后,冯顺就打谱用这损招,好好考验考验黄东。如果这小子胆敢想入非非,那就打他个满地找牙没商量。 这厢刚发完狠,女友覃蓝便迷迷糊糊赶到,哈欠连天地问:
世间记:姐非邋遢鬼,姐是“乱室佳人”

坊间有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女友套不住流氓,这日午后,冯顺就打谱用这损招,好好考验考验黄东。如果这小子胆敢想入非非,那就打他个满地找牙没商量。

这厢刚发完狠,女友覃蓝便迷迷糊糊赶到,哈欠连天地问:“你催命似的叫我来有啥事?我都快困死了。”

冯顺和覃蓝是大学同学,正读大四,再有几个月就将毕业。昨天是周六,冯顺突然心血来潮,拽上覃蓝直奔火车站:走,跟我回家!覃蓝听罢,大惊。从学校到冯顺老家所在的小县城,横穿东北三省,近两千里地呢。可冯顺脾性倔,说走就走。这不,买无座票杵了十几个小时,直到今日凌晨4点才到站。下车出站台,冯顺却没回家,而是住进了小旅店。覃蓝困得眼皮直打架,也没心思过问原由,趴上床呼呼睡去。谁知还没解乏,又被冯顺打电话叫到了城郊。

两下碰头,冯顺忙将覃蓝扯进墙角,抬手指向街对面的一个男子:“看到没?我要教训他。”

星夜兼程两千里,偷偷摸摸盯梢尾随,难不成就为了打个人?覃蓝纳闷问道:“你们有仇?”

冯顺摇头:“没仇。”

“那有怨?”

“没怨。”

没仇没怨,干吗打人家?覃蓝刚要训他胡闹,却听冯顺低声说道:“蓝子,求你帮个忙,行不?”

“啥忙?”覃蓝问。

“你去勾勾他,看他上不上钩。”

明白了,是色诱。覃蓝当场翻了脸:“你脑子进糨糊了吧?我可是你女朋友!”

“你别喊,别让他听见。”冯顺慌忙捂住覃蓝的嘴巴,“他叫黄东,是我姐夫,亲的,一点水分都没有!”

嘿,让女友去勾引亲姐夫,这等馊主意亏你也能想得出。覃蓝愈发生气,拧身就走。冯顺紧忙追上,原原本本托出了个中蹊跷。

原来,冯顺有个姐姐,叫冯梅,比他大两岁。20多年前,家乡突发泥石流,父母不幸落难。这些年,都是姐姐冯梅在照顾他,供他吃穿,上学,而她自己究竟遭过多少罪,却从没跟冯顺提及一嘴。前年,经人介绍,冯梅与这个黄东相识,并结婚成家。而在半年前的一天,冯顺在网上和老同学闲聊,无意中得知姐姐冯梅竟患上了慢性白塞氏综合征!这是种疑难怪病,会导致失明,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手段。后来,冯顺接到了姐夫黄东的电话:对不起,我没能照顾好你姐姐,她失明了。也就在昨天,那个老同学对冯顺说,你姐夫天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忙啥,你还是回来看看吧。冯顺一听,不由得心火上窜,这才连夜赶回了小县城。安顿覃梅住进旅店后,他一眼没合,天色蒙蒙亮就摸到了姐姐家门口。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冯顺绷脸说道,“我看到他出门很早,连饭都没做。我姐看不见,咋做?吃啥?我还看到了一把刀,它会害了我姐!”

冯顺的担心,听似不无道理。姐姐冯梅心地善良,吃苦耐劳,可人无完人,她有个令人头疼的坏习惯,那就是邋遢。有时候,家里都乱得不成章法。就为这,她和黄东没少拌嘴。冯梅不仅不改,还自封为乱室佳人。唉,青山易改,本性难移,黄东实在没辙,也只好任由她邋遢去。

听冯顺自曝家丑,覃蓝也犯了犹豫:如今,冯梅啥也瞅不见;再看黄东的长相,个头,还算不赖,他本就对冯梅的邋遢瞧不上眼,由此会不会花心,变心,难说。至于顺子说的那把刀,该没那么严重——今早,等黄东走后,冯顺透过窗玻璃,一眼就盯上了一把横于果盘上的水果刀。刀刃锋利,狰狞放肆,瞅着都叫人胆突突的。万一姐姐绊倒,磕上,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这儿,覃蓝仗义说道:“姐最讨厌男人用情不专,这人,我勾定了,你等着瞧好吧。”说完,调整好表情,迈开猫步赶了上去。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黄东这小子还真是阎王奶奶害喜,肚子里怀着鬼胎呢——隔着一条街,冯顺瞄到覃蓝追上黄东,故作脚下一崴,痛叫着蹲下身去。而黄东的爪子也真够快的,一探手就搀住了覃蓝。按事先编排,覃蓝会假装脚疼,嗲声嗲气地问黄东能不能送她回旅店?旅店里,就她一个弱女子。如果黄东拒绝,就此各走各路,则说明这小子还有点良心。等等,让良心喂狗去吧,这小子上钩了!只见黄东不知和覃蓝嘀咕了几句啥,随即牵起她的手,快步拐进了一条两旁挤满平房的窄巷。

覃蓝是我女朋友,咋让姐夫给领跑了?变故突生,冯顺慌了神,撒丫子开追。而叫他万难料到,冲过街道刚扎进胡同,一胖一瘦两个赤膊男子突然从墙角蹿出,拦住了去路。

瘦子瘦如麻杆,胸口处文着只下山虎,可他的身板太瘦,把老虎都瘦成了病猫;胖子则胖若酒缸,剃着光头,呲着两颗大板牙。单瞅这俩二货的模样,就知是无赖混混儿。

“你们想干啥?”冯顺强稳心神,问。

瘦子倒也痛快,道:“老子手头紧,想跟你借几个钱花。”

冯顺掏出手机,警告说:“我没钱。信不信我这就报警?”

哪成想,胖子咧嘴乐了:“有种你报啊。都是同行,少来这一套。嘿,你手机不错,借给我玩两天。”

谁和谁同行?莫名其妙。不待冯顺踅摸出个名堂,胖子和瘦子已合身扑上,争抢手机。冯顺岂肯就范,撕撕扯扯扭打成一团。胖子的那一身肥膘真不是白长的,鼓起肚皮往前一顶,就将冯顺撞得趔趔趄趄差点跌倒。眼看要吃大亏,好在一个人快速奔来,扯起他就跑。

是姐夫黄东。

跑到岔路口,黄东用力将冯顺推进一条小巷,然后独自跑向相反的巷子:“那个是你女朋友吧?带她快去找你姐。我去引开那俩二货!”

拐来绕去,不一会儿功夫,冯顺就带着覃蓝奔回了姐姐冯梅所住的平房。刚冲进院,冯顺的那颗心便“飕”的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里。

显然,姐姐冯梅听出了冯顺的动静,又惊又喜,张开双臂冲向门口:“顺子,我一听就是你。快让姐抱抱,姐都想死你了!”

“小心脚下,别摔着!”冯顺和覃蓝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声。与此同时,冯梅已非常利索地绕过茶几,躲过木凳,几乎连横七竖八散落在地的鞋子都没碰到分毫,犹如蝴蝶穿花般跨出门槛,准确地抱住了冯顺:“顺子,你又长结实了。我听见有个女孩的声音。是你女朋友吧?快让姐看看。”

要不是此前冯顺跟覃蓝说过姐姐眼睛的事儿,覃蓝还真难相信冯梅会看不见——她握住她的手,领她进屋,居然还叮嘱道:“小心点,门槛高,别绊着脚。”

进了客厅,坐上沙发,覃蓝四下望望,不禁皱了下眉。屋内真乱,特别是茶几上,水杯、电视遥控器、果盘等杂七杂八的东西随意摆放,乱糟糟的毫无规矩。而冯顺一瞅见那把仍横在果盘上的明晃晃的水果刀,心下又动了气:“这只黄鼠狼,肯定没安好心。”

“黄鼠狼,黄东,你骂你姐夫的吧?”冯梅依旧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我跟你说件事儿,你就知道你姐夫是不是黄鼠狼了。”

“在我失明后,你姐夫很长一段时间没上班,天天在家陪我,说错在他,不够关心我,还把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可你了解你姐是啥人,邋遢着呢。不过,人是邋遢,可哪双鞋子扔哪儿,凳子摆哪儿,就连眉笔、指甲刀,还有针头线脑之类的小物件放哪儿,都在我看不见前装进了心里,吃喝拉撒,穿衣做饭,全能自己来。那天,我想吃苹果,下意识伸手就去抓,结果被刀割破了手。咋回事?咋不是我放的那样子了?”说到这儿,冯梅仍在笑,但笑得眼窝里湿湿的,“你姐夫当时就后悔得要死,又把屋子折腾成了原来的乱模样。他说,只要你方便,乱就乱吧。我说,你不嫌弃我?他说,不嫌弃,你就是我这辈子的乱室佳人。前些日子,他听说有个地方治眼睛治得好,就没白没黑地赚钱,想带我去看病,让我当能看得见的乱室佳人。”

这,就是普通人的幸福。

在这座小小的平房内,就藏着一种不为外人所知的爱,叫因乱就乱;就藏着一个世上最幸福的“乱室佳人”。

覃蓝听得眼泪儿亮汪汪的:“虽说只见了一面,我能感觉到,姐夫是个好人。”

对了,我咋把这茬给忘了,你为啥跟他跑?冯顺看向覃蓝,用眼神问。

覃蓝说:“当时,姐夫刚扶起我,就注意到那两个家伙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果然,我们一跑,他们就开追,样子很吓人。坏了,他们还在追姐夫呢。”

“顺子,快去救你姐夫啊!”在冯梅的连声催促下,冯顺起身就往门外冲,却和黄东撞到了一块儿。跟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两位警察。警察称,接到黄东的报警,他们及时摁住了那一胖一瘦俩二货。瘦子交代,他们隐约听到冯顺和女友嘀嘀咕咕,好像要用色诱的伎俩谋财,于是打算来个黑吃黑,狠敲冯顺一杠子。对此说法,黄东坚决不信:纯属扯淡,他是我小舅子,小舅子岂能给姐夫下套?

也难怪,那俩二货视我为同行。冯顺挠挠头,讪笑道:“可不,姐夫你那么爱我姐,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又哪能算计你?一会儿,咱俩好好喝一杯!”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三星i739手机怎么样 - 数码产品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1234564 邮箱:345658036@qq.com
联系电话:010-56821 地址:宿州大厦B-6-B